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嫖娼遇妹
嫖娼遇妹

嫖娼遇妹

初秋,花莲。


  开了一天的学术研讨会,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花莲市国联路的XX旅馆房间,时间已是晚上十点。松开了那令人讨厌的西装领带,正点着一根菸放松一下,「铃……铃……」床头的电话急促的响起,「喂,找哪位?」我拿起电话没好气的说着。


  「少年欸,我是柜台啦!你一个人会不会寂寞?要不要找个小姐轻松一下?


  我们有全套指油压喔!小姐技巧很优的喔!」电话那头传来柜台那个肥丑的欧巴桑沙哑的声音。


  「挖勒!」本来想回绝,想一想晚上实在无聊,明天还有一天无聊的会,不如就找个小姐来乐乐,「小姐的钱怎么算啊?」我试探的问着。「少年欸,看你要阿六仔还是越南妹还是台湾的,保证都是幼齿啊!价钱不一样啦!」欧巴桑说着。


  『哇靠,可真是货色齐全啊!』我心里想着,沉吟了一下,「阿到底要不要啦?」欧巴桑好像有点不耐烦的催促着。「那有没有特殊服务的?」我好奇地问着。


  「特殊服务,哪一种的啊?你不说清楚,挖那ㄟ灾?」那个欧巴桑沙哑的声音问着。「就是玩SM的啦!」我没好气地说,「SM喔?少年欸你玩很大喔!


  这我要去问问,你等我的消息喔!」欧巴桑说完电话就挂了。


  过了十分钟,我的烟也抽完了,还是没消息,心里正想说不可能有的时候,「铃……铃……」床头电话又响了,「喂!少年欸,跟你说喔,我好不容易问到一个小姐有做SM的,台湾的,大概二十多岁,要不要啊?」又是那个欧巴桑。


  『哇,还真神通广大啊!』我心想着,一边问着:「多少钱啊?」「这种特别的比较贵啦!只过夜,不算节,一个晚上一万啦,房间费用就不收了。」听到可以有SM服务的小姐,我精神就来了。说真的,跟思语在一起久了之后,习惯了SM性爱,正常的性交反而让我不能射精。「好啦!」我回应着。


  「少年欸,你在房间等喔!大概十五分钟小姐就会直接去房间。」本来已经很疲累的我至此睡意全消,我把衣服裤子脱下挂好,由於习惯在房间内不穿衣服,我把全身脱个精光,坐在床边等,看到底来的是何方神圣?许多内将说得天花乱坠,结果来的却是又老又丑的恐龙,这种情形碰过许多。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突然我感觉强烈的便意,便起身进了厕所。「扣!


  扣!扣……」就在我正解放的时候,传来一阵敲门声,门后是那个欧巴桑那沙哑混重的嗓音:「少年欸,你要的小姐来了!」我把厕所的门推开一个缝,对着房门外吼着:「内将,我在厕所大号,门没锁,请小姐直接开门进来!」随即我听到「咿呀」的开门声,接着是「喀、喀、喀……」一阵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响由房间外传进来。


  『这个时候来,都没看到脸,等等碰到一只又肥又老的恐龙……』我心里咒骂着,按了马桶的水。在「哗啦」的沖水声中,我推开厕所门走了出来,一个背影映入我的眼帘,这女的有一头及肩的头发染成金色烫成大波浪,此时正背对我脱下她身上的衣服。


  她穿了一件膝盖以上约20公分的黑色大衣外套,脚上穿了一双及膝的黑色亮皮细跟三寸皮马靴,当她把黑色大衣「唰」的一声脱下来以后,内里居然一丝不挂,一个雪白的躯体就这么呈现在我的眼前。


  我端详了一下眼前这个女体,这女的身材比例相当完美,而她的腰竟是相当细,腰部是呈现出一点赘肉都没有的蜂腰状;而臀部也是非常浑圆挺翘,看来弹性十足,全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下身是修长白皙的大腿,脚上的长筒高跟马靴衬托得双腿更为修长,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她雪白的皮肤上分佈着一道接一道清晰可见的已发黑的鞭痕,原本光滑柔细的背部也佈满了暗黑色一点一点的有如烫到的疤。


  『正面不知道如何?做鸡的应该不会多优吧!』我心想着,缓步走到她的背后。「身材看起来不错啊,可不知道长得如何啊?该不会像个恐龙吧!」我出声说着,同时手也不客气地拍打着小姐的浑圆挺翘的臀肉。


  我的手碰到她臀部的时候她震了一下,一面转过身来一面说着:「先生,等等要先洗澡吗?」她的话还没说完,「澡」字音还没落,马上张大了嘴「啊」了一声:「哥……哥,怎……怎么会……是……你?!」瞬间她的脸红了。


  我看到她的正面时也惊呆了,那是我妹,十多年不见的妹妹,居然在这么尴尬的情形下相见!空气瞬间凝结,四周一片寂静,此时连一根针掉在地上的细微声响或许都可以清晰听到。


  「希……希兰……你……你……」我嘴里除了这几个字以外都吐不出其它的字,嘴巴张得大大的,巨大的震撼力让我脑海一片空白,下意识地用手遮住自己的下体。


  说到我这个妹妹,名叫董希兰,从小就有一点叛逆,十几年前国中毕业时因为要不要升学跟我老爸大吵一架,被我老爸打了一巴掌之后负气离家,一个人跑到花莲,中间断断续续听到她的消息,后来听说她嫁给一个原住民,此后就再没有任何消息了。


  此时四周一片寂静,静得完全没有声音!静得连针掉在地上应该都能够听清楚。


  我们兄妹俩就这样静静地对恃着。


  不知过了多久,彷彿一个世纪那么长,还是希兰先开口了:「哥,我先帮你洗澡好吗?」从她口中吐出这句话让我回过神来:「不,希兰你走吧,我不能跟你……」我边说边从皮包里拿出一万元,递给希兰:「我不找小姐了,这钱给你。」「哥,你是挖到金矿还是中了乐透彩,你找小姐连做都没做就给钱啊?」希兰偏着头问着:「哥,我都来了,你不是要找小姐吗?那跟我做还不是一样!」「那是不一样的,希兰,你要知道,你是我的妹妹,我是你的哥哥,这样做是乱伦,我们是不能那么干的。」「哥,你是在说些违心的话吧?其实,哥哥是想跟我干的,对吗?哥哥,你是这么想的,要不然你的肉棒为什么会这么直挺挺的翘起来?」「这……这……」我承认,看到希兰的美妙身材,特别是那个雪白的胸脯、圆润而丰挺的双峰,尖尖地耸立的乳尖,乳尖的樱桃呈现咖啡色,及下身那刮得白洁光净的微微凸起的隐密三角地带,我的老二不争气地翘得老高。


  「不要跟我说你不想做,」希兰固执地说道:「哥,难道你肉棒那么直挺挺的,就能安安静静地睡着一觉到天明?」「但是……」我一直想找话来反驳希兰,毕竟理智不允许我做这件事--干自己的亲妹妹。


  「但是什么?别但是了,哥,你到遥远的花莲来找小姐,偏偏来的是我,这是天意。」我想不出理由来,希兰的话让我那颗本来就不安份的心在骚动,它快要越过我自己筑起来的防线了。


  「哥,你的肉棒好大,我很少看过这么大的。」希兰贴在我的耳边说着,同时伸手握住我的肉棒,轻轻的前后套弄,她那高挺的浑圆坚挺的大胸部就这么在我胸前轻轻的来回摩擦着。


  我的理智彻底崩溃了,内心的那头野兽随着希兰的动作被释放了出来。我迷失了,浑身的血液开始发出灼人的热,热能在我的身体中窜突、冲击,焚炙着我的血液,然后,直贯我的肉棒。


  我的肉棒更挺更硬了,显然,希兰已经察觉这一点,她的手紧紧地握着我的肉棒,轻柔地上下地连连套动着,「哥,你就把我当成一般的女人不就好了?」希兰又在我耳边低声说着。


  这时,我还能再说什么?我的嘴唇在颤动。


  「我们先洗一洗吧,希兰。」我的欲望被理智战胜,终於冒出了这句话。


  浴室内,一股股朦胧的蒸雾正充斥着整个浴室的空间,我躺在浴缸内享受着热水澡的舒服感,希兰纤细的玉指正套弄着我那不听话的小弟弟,一边拿毛巾帮我搓着背,「唔……好舒服……」热腾腾的淋浴消除了我开一天学术研讨会的疲劳。


  「哥……你怎么会来花莲?」希兰一边用她那圆润而丰挺的双峰在我背部摩擦着,一边问道。


  「我来东X大学开一个学术研讨会。」我回应着,并好奇地试探问着:「妹啊,我听说你结婚了不是吗?怎么会做这一行?你老公不知道吗?」「唉!他喝酒太多,五年前肝硬化死了,留下我一个人,我没有一技之长,为了生活只好下海。」听希兰的语气,带着几分无奈,又有几许沧桑。


  「那怎么会做SM的呢?」希兰此时已经洗到我的正面,我发现希兰那清丽的眼眸闪过一阵忧伤。


  希兰幽幽的望着我,一边帮我清洗一边慢慢回答我的问题:「我们在一次登山活动中认识,后来还同居。因为他参加登山社团,登山经验很丰富,又有A级向导证书,对绳索的操作很熟练,每次做爱都把我弄到全身无力为止。他根本一点也没有温柔的地方,是典型的虐待狂,还会拿皮鞭抽我、拿蜡烛滴在我身上,我一开始不愿意,可是我的身体却没有办法离开他,后来就渐渐习惯了SM。」「这样说来……你去世的老公是个虐待狂,而你直到现在还无法摆脱他的影响。」「哥,洗好了……你先去床上等我,我的包包里面有道具,看你喜欢用什么就自己拿。」希兰帮我擦乾身体后说道。


  我翻着希兰带来的大包,里面真的是应有尽有,里面有鞭子、手铐、项圈、麻绳、SM用的低温蜡烛等,绳子有好几条,『还真是齐全啊!』我心想着。


  此时妹妹也从浴室里走了出来,我迅速取来绳子,叫她把手交叉放在背后,我就用绳子把她的手给绑了起来。剩下的绳子因为长度还很长,我就依照在日本AV片里看到的方式,在她的乳房上下各绕了一圈,再打结在背后,然后绳子穿过双乳中间系紧,再往上绕过脖子,绕回来双乳中间再打一个结,这样妹妹那两个尖挺丰满的乳房就被绳子紧紧勒得愈加突出,从绳眼之中,滑如凝脂的酥胸高耸,呈现非常诱人的情景。


  在我绑的同时,希兰对我我笑说:「老哥,你捆绑的技术真熟练啊!想必在家常常捆绑嫂子吧?」我淫淫笑着回答:「你大嫂被我绑得欲仙欲死呢,等等看我怎样让你爽到升天吧!希兰。」捆绑好之后,此时我开始拿出另一条绳子,端详了一下房间,刚好一端是门把,另一端有个立灯,『这样刚好!』我心想着,开始动手在这条绳子上每隔十公分的距离打一个绳结,再把绳子的两端分别系在门把及立灯上。


  然后我拿出了项圈套在希兰那雪白的脖子上,一手拿着鞭子,对着妹妹说:


  「来体验一下你大嫂的最爱吧!」说着我就拿着皮鞭,「啪!」扬起手中的皮鞭抽打在希兰的浑圆屁股上,「啊……痛啊!哥……你小力一点……」希兰皱着眉,白着一张脸,将她的双脚跨过绳子,「你那淫荡的大嫂可以连着走两个来回喔!」我对着希兰说:「你不想输给她吧?」希兰点了点头,咬着牙,摇摇晃晃慢慢地向前走去。


  「啊……啊……」希兰一边走,嘴里一边开始发出惨叫,打在上绳子的绳结不断摩擦刺激着希兰的下身,每走一步就是一种折磨,每一次的绳结陷入阴唇,都令希兰一阵兴奋、一阵瘙痒。随着力量的增强,渐渐有点疼痛,如拉锯般在阴唇中前后抽动。


  渐渐地,惨叫声转化成呻吟声从希兰的口中发出:「唔……嗯……」我也不时拿皮鞭轻轻抽打着希兰的屁股,希兰颤抖着,扭动身体想躲开鞭子的攻击。希兰双腿开始不住地紧绷起来,脸上渐渐呈现兴奋红润的样子、皮肤也慢慢渗出汗滴。在希兰那被剃光阴毛的白洁光净阴部开始出现了一些闪着光亮的液体,流湿了大腿根部,透明的液体不断从大腿间泌出。


  希兰那被绳索紧紧捆绑的胸部随着她的一步步前进而不断地上下抖动,走了一个来回之后,希兰的两个乳尖的咖啡色樱桃已经开始充血挺立勃起。


  「我……我……我……我走……走不动了……哥……」希兰此时两腿一软,「嗯~~啊啊~~啊~~啊啊~~要死了~~啊~~啊~~我不行了~~不……不要……饶了我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哥哥……」整个人就往前滑到地板上,整个立灯被希兰拉动而往前倒了下来,「砰」的一声整个撞到地板上,幸好没破。


  我扶起希兰,希兰此时已经连站都无法站了,「爽吧?希兰,我就说保证让你升上天。」我让希兰跪着,掏出我的大肉棒凑近希兰的小嘴,希兰也知道我要干嘛,开始用她的嘴帮我服务。


  希兰满是唾液的小香舌紧紧地贴着我那光滑的龟头,用舌头在龟头上面四处地舔,小小的舌尖移向我的龟头边缘,沿着它慢慢地挑动。那感觉太美妙了,美得让人无法一下子承受得住,我不得不挺着腰、两腿分开,我可以感受到一股热流,从龟头一下子流到了我睾丸上。


  希兰大概也发觉了这一点,她立刻松开嘴唇,舌头沿着我的龟头追踪着那跑出来的唾液,一直追到了睾丸上才停止了动作。然后在我的睾丸上舔了一下,然后就又回到我的龟头上继续努力,溜滑的舌面贴在光滑的龟头上用力地狂扫,然后像蛇一般紧紧地把它卷了起来,慢慢往她的嘴里吞着进去。


  「不……不要吸了……希兰……」我喘着浓重的气息说着,命根充血,便会发出胀痛,这滋味并不好受。「快出来了,帮我戴保险套吧,我要插入你的小穴了。」我急急说道。


  希兰的头离开我那火热尖挺跳动着的肉棒:「哥……不用套了,直接插进来就可以。」我不解的问着:「不是都要戴套吗?」希兰微笑着对我说:「哥,让你内射还不好吗?这是只有哥你才有的特殊待遇喔!」「唔……那你趴到床上,屁股对着我吧!」能够内射自己的妹妹,我哪还能够拒绝?


  「哥,那你先帮我绑成舒服一点的姿势,这样不是很舒服啦!」希兰扭着肥厚、充满温柔的美臀,转过头来望着我,那眼神带着恳求的韵味。


  「唔……好吧!」我解开了希兰身上的绑缚,松开她的双手,然后用绳子重新捆绑。这次先绕过希兰的颈部,将绳子分成两股,在脖子略下方的地方打了一个绳结;绳子继续往下,在希兰丰满坚挺的乳房上方打一个绳结,然后胸部下方也打了一个绳结,之后绳子往后,然后再从背部往前,绕到希兰的乳房上方,然后又绕过希兰的乳房下方。


  我用绳子紧紧捆住希兰的奶子,在乳房上下捆绑一圈又一圈,绳子紧紧嵌入希兰的肌肤,在绳子勒紧下,一双美乳被捆得夸张地踵涨起来。


  之后我把希兰推倒在床上,随即草草地把裤子脱掉,扶着她的腰,让她背朝上,屁股翘着,而双腿分开,然后握着我坚挺如铁的肉棒,对准她早已湿透的阴户就用力插了进去,然后毫不犹豫的把全部精华内射进了亲妹妹的子宫里。


   【完】